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西藏人文>> 正文

三棵生命樹——曼唐中的醫學奧秘

作者: 時間:2016-03-29 18:16:14 來源: 瀏覽量:
文章導讀

導語:按照偉大而古老的藏醫典籍《四部醫典》的說法,人體健康與否的狀態,可以形象化為3棵樹。這3棵樹即是象征生命形態的樹,也是藏醫學的基本理論體系,藏族人賦予其強烈的感情色彩,稱之為愿望樹,或者叫天堂樹和菩提樹。

    到了五世達賴喇嘛和第司·桑吉嘉措時期,《四部醫典》的精髓內容,被繪制成了一幅幅精美的彩色教學掛圖——曼唐。藏醫學深邃而無窮的奧妙,便蘊涵其中。

  80幅曼唐的形成

  赤松德贊和宇妥寧瑪·云丹貢布之后時間不長,赤松德贊的后世子孫“朗達瑪”,便因為“抑佛興苯”的滅佛運動,而讓偉大的吐蕃王朝,迅速走向了分裂與滅亡。末代贊普貝科贊被弒殺以后,此后的300多年間,西藏四分五裂,王朝更迭頻繁,但在每一個階段,醫學上都獲得了一定的發展及成就。

  薩迦政權時期,西藏正式歸入元朝的版圖。薩迦的昌狄家族成員,對藏醫學做出了不少貢獻。昌狄·班旦措吉所著的《解剖明燈》和《藥物藍圖》,都繪有一些圖譜,為其后繪制成套“曼唐”掛圖打下了堅實基礎。這一時期,著名的薩迦教派大成就者鄔堅巴·仁欽貝,在西藏引進了被稱為“佐臺”的水銀洗煉炮制工藝,還完善了被稱為“賽臺”的黃金炮制工藝。

  公元14世紀中葉,帕木竹巴勢力崛起,替代薩迦政權統治了全藏,這時除出現了著名的音樂舞蹈家、醫藥學家、建筑設計大師唐東杰布,藏醫學更在這一時期出現了不同的學派,其中以北派和南派成為最主要的代表。北派藏醫由著名醫生強巴·南杰扎桑創立,他的知識廣博,除了對《四部醫典》進行詮釋的《所需所得》以外,還有一些其他著作。由于他生活在北方高原地帶,對常見病如風濕癥有著豐富的治療經驗,擅長應用溫熱藥物、艾灸及放血療法;南方學派出現較北派略晚,其代表人物是蘇卡·年尼多吉。他對南方的草藥有獨特研究心得,著有《草藥鑒別》《草藥性味》《草藥生態》等。其后南方學派重要醫學大家洛追給布對《四部醫典》也很有研究,著有《祖先口述》,此著作至今仍為醫家學習和研究《四部醫典》的重要參考書。

  公元17世紀初,甘丹頗章政權建立,格魯派逐漸成為全藏最主要的宗教勢力。到了五世達賴喇嘛時期,他十分重視發展科學,采取了一系列鼓勵發展醫學的政策和措施,使藏醫學得到較大的發展。五世達賴對培養醫學人才比較重視,先后建立藏醫機構數處,其中包括在拉薩北郊哲蚌寺設立的“曼巴扎倉”,在今堆龍德慶柳梧鄉達東村開設的尼瑪塘藏醫學校。他還下令恢復了日喀則在噶瑪王朝就已創辦的藏醫學校,命名為“神醫云集寺”,招收優秀青年僧人,學習《四部醫典》,培養優秀藏醫學者。

  不久,五世達賴喇嘛的攝政王第司·桑吉嘉措,還在拉薩布達拉宮對面的鐵山上,設立了“藥王山醫學利眾院”,由他親自主持。由于古老的藏醫傳承多為師徒、父子相傳,培養醫藥人才的規模有限,這一措施,使更多有機緣的年輕人,能夠學習到《四部醫典》等著作,由此,西藏的醫藥學和天文歷算學得以快速的弘傳和發展。

  第司·桑吉嘉措本身就是一位學術大家,也是醫學大家,他憑借著自己的政治地位,廣泛研究歷代各注家的著作,并根據親身經驗,對《四部醫典》進行了深入細致的研究,特別對那些有爭議、比較難懂的問題,進行了通俗的注解和詮釋,于1686年,完成了巨著《四部醫典藍琉璃》,篇幅比原著增加了一倍以上,內容通俗易懂,成為《四部醫典》的標準注釋本。

  這一時期,刻板和印刷的技術均已大大提高。第司·桑吉嘉措在五世達賴的批準下,刻印了一大批藏醫的重要著作。他還根據《四部醫典藍琉璃》的內容,主持繪制了一整套藏醫彩色掛圖即“曼唐”,用形象的圖畫形式,把藏醫藥的知識精華生動地表述了出來。這套掛圖,于1688年時,完成了前60幅。此后,又依據《月王藥診》等經典醫籍,及藏區各地收集到的新鮮藥物標本,補充繪制了數幅尿診、火灸穴位圖和西藏特產草本藥物標本,于公元1703年,增加至79幅,成為現存《四部醫典》系列曼唐的標準藍本,達到了藏醫藥文化與繪畫藝術的完美結合,也成為后代人學習藏醫藥知識的形象教材。

  甘丹頗章政權時,西藏還出現了由帝瑪.丹增彭措所著的本草學的著作《晶珠本草》一書,全書收載各類藥物2294種,涉及每一種藥物的形態、功用、產地、用法等內容,是藏醫藥史上影響最大的藥物學專著。

 1/5    1 2 3 4 5 下一頁 尾頁

喜歡還是不喜歡呢?

愛看 返回

相關文章

熱門中藥

解表藥

清熱藥

瀉下藥

祛風濕藥

化濕藥

一周熱門

熱門精選

微信掃一掃

2元彩票网络11选5